师德师风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工会工作 > 师德师风

遥远的阿米什(学术之外的行走)

信息来源: 暂无 发布日期: 2011-06-28 浏览次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遥远的阿米什

     很想将一场学术之外的行走,与大家分享,想来文字依然是最好的形式,于是再选一篇贴于此。以后不再贴。

    在北美的土地上,我曾设想过邂逅画着怪诞脸谱的印地安人。那些通过文字和图片,被我们广泛熟悉着的陌生人,他们另类的膜拜和图腾,或许可以唤起蒙昧远古的血性印记。不期然,在宾夕法尼来州富饶辽阔的土地上,我遭遇到18世纪的欧洲农夫,还有他们带着薰衣草和草莓酱香味的女人。

    她们神情淡然地站在我的对面,靠着她们头戴宽边帽、下巴留着长须的兄长。那样的装束,简·奥斯汀时代的风格,使我摩登的现代装束黯然失色。如果,我也穿上这样的素色长裙,衬托出曼妙的腰肢、傲然挺立的胸膛,白色的便帽在额下打一个大大的蝴蝶结,妖娆的眼眸像两扇窗景,眼睛一闭一开,空气都会带着声响……正浮想翩翩间,其中一个女孩明明是朝着我,视线却穿透我落在远方的一瞥,令我羞愧难当。她们的脸庞,因为天使般的恬静而闪着圣洁的光芒,蓝色的眼睛是纯净天空的倒影,以及辽阔绿色的庄稼地的畅想。

我遭遇的是北美的阿米什人(Amish300年来以虔诚谦卑的姿势,在现代化边缘执著于自己信仰的阿米什人。

      

阿米什人是16世纪欧洲基督教再洗礼派的门诺信徒后裔,原生活在德国南部和瑞士。由于宗教迫害,18世纪开始移居到美国,最早在宾夕法尼亚州定居下来。阿米什人口增长迅速,如今大约有35万人口,分布在美国22个州,宾夕法尼亚州的兰卡斯特(Lancaster)是阿米什人最大的聚集地。

时间在这里静止。阿米什人至今延续着18世纪的生活方式,笃信朴素、谦卑、和平、宽容的价值观念,过着安详、简朴的农耕生活,拒绝一切现代化的设施,包括汽车、电力、手机和摄影,以及维持止于八年级的教育。我原以为他们远离现代社会,孤怪落拓,在偏僻处与世隔绝,如保留地的印地安人。离开宾州首府费城1公里左右,我看到高速公路两旁不算狭窄的便道,它们是马车通道。暗红的牌匾显示,那个社区有阿米什人。原来阿米什人并不聚集而居,他们与普通美国人混住在一起,只有房前的黑色马车和房屋后面高高的圆形谷仓,将邻居的房屋区别开来。原来暄哗、多变的现代生活与阿米什人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坚守“索取有度”,坚守因信仰而致的平淡、谦卑的生活态度。不买奢侈品,不是因为清贫,而是因为精神的自律。他们认为不使用电力可以避免因为购买显示身份的家用电器,而引发物质生活的个人竞争;不使用手机电脑,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与亲人交谈;不使用现代农具,可以更多地依赖邻里相助而感受集体的温暖。他们认为富有就是能够通过自己的双手丰衣足食,扶幼养老,而且邻里和睦。阿米什人拒绝使用现代科技设备,但他们并不反对现代科技,而只是不愿意受到现代科技的控制,不想让生活变得复杂。他们接受“有度”的变化,每走一步,他们会认真讨论,考察这一步是否“必须”,而不是像我们被自己创造出来的技术挟裹而行,马不停蹄。

我们一直在试图拥有、更多的拥有,欲望如同升起的热气球,离大地越来越远,直到无法撒手;而阿米什人始终在放弃,放弃蓝天与绿地之间物化的种种欲望,甘愿成为大地的一片肌肤、一叶褶皱。他们伴着日出在清晨醒来,在泥土的芬芳中牵出马车,开始一天的劳作。阳光没有钢筋水泥的阻挡,风儿从草原的这头,划过舒缓的山坡和庄稼,找着天边的白云嬉闹。阿米什人的农庄,没有化学污染、土壤退化的困扰。他们的庄稼单位产量全美最高,但他们并不把耕种当作财富,而视为替上帝做事。据美国农业部的乡村调查,有着坚定信仰的阿米什社区确实是社区稳定性的楷模。

如果深入阿米什人的生活世界,撩开那层田园牧歌式的诗意面纱,可能会发现他们也经历着严峻现实的考验。所以阿米什人给每个年轻人以选择的机会。作为“再洗礼派”,他们反对给没有判断能力的婴儿洗礼。孩子们必须在成年之后再洗礼一次,考虑是否愿意成为真正的阿米什人。这此期间年轻人可以选择离开,去体验现代物质生活的自由,可以约会、喝酒、开车。事实上,离家五年之后,90%的年轻人选择了回来。或许,任何一种对于生活方式的选择,都有艰难而沉重的一面,如果想要坚守某种信念,也就总有一些代价不得不去背负。

阿米什人也曾遭受外界的罪恶伤害,但他们依靠内心的信仰,选择闪避和饶恕,认为只有饶恕才能使伤口复原。将仇恨驱出心灵,拯救自己,这是阿米什式的生存智慧。

阿米什人的生活,对我们而言,就如已逝的岁月,遥不可及。我们与阿米什人之间,早已有了不同的喜怒哀乐。纵时空转换,欲望的街车拥堵,再也找不到穿越的入口。遥远、谦卑的阿米什人,只为我们世外桃源的诗意想象,添加了一条真实的注脚。 

我在康科德似乎找到了钥匙,但那把钥匙打不开锈锁;阿米什人手中似乎也有一把钥匙,但这把钥匙同样打不开锈锁。但至少,我们看到了光,在摸索前行的黑夜。虽不足以照亮前途,却以温暖的参照契入我们的坐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1617日(文/舒 展)

       

  2010美国电影《阿米什的恩典》剧照。鉴于尊重阿米什人的信仰,本人收起了向他们拍摄的念头。本文图片全部来自网络。